◆CP:沖神主,微銀妙

◆副標:阿銀爸爸和神樂的一天(?

◆阿銀爸爸心態有


 

「阿銀__________我回來了。」 身穿紅色旗袍的支那女孩.有朝氣的推開了大門。
「喔,我的巧克力波奇棒買到了嗎?」 阿銀緩緩的從廁所走出.一副剛舒服完的樣子。
「喔... 超商的都賣光了喔。」 神樂的視線有所飄移。

...那波奇棒的錢呢?」 像是已料到神樂把錢亂花的阿銀,大力的捏著神樂的臉頰。
「啊啊啊!好痛啊!是虐待狂說要去吃冰棒的嘛!如果我只是看著他吃的話不是很可憐嗎啊嚕!」

沖田嗎...
又是這小子。
為什麼最近神樂的嘴裡老是出現這小子啊?
思春期到了是嗎?啊?

「哎呀?在吵些什麼呀?是在吵Haagen Dazs波奇棒嗎?」 阿妙緩緩的進了玄關。
「怎麼可能啊!?還有有那種波奇棒嗎?」眼鏡吐槽。
「別管什麼Haagen Dazs波奇棒了,快來吃我做的炒蛋吧。」
與其說是炒蛋,不如說是小當家看了都會哭的純黑暗料理啊!
「喂...!別鬧啊..!噗!」阿妙用光速把炒蛋往阿銀的嘴裡送。
下一秒,
阿銀已經在廁所裡了。

趁著混亂,神樂趕緊逃了出去。

「呼...
逃是逃出來了,不過卻忘了帶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嚕!
實在不太想回萬事屋,
怎麼辦?
要去公園裡乘涼嗎?

「啊,前面的不是萬事屋的支那女孩嗎?」
聽到有人在說自己,即使很不想回頭,但還是反射性的回頭了。
「啊,是虐待狂和美奶滋人啊……」突然感到很無力,在這種大熱天遇到這2個人。

「喂喂,你說誰是美奶滋人啊。」土方青筋
「就是在說你啊,所以土方你快去死吧。」沖田在一旁搭腔。
「這2句根本就完全沒關係啊啊啊!」

「好啦,多串,我知道你很會接話,你可不可以不要在這種大熱天還出來散播美奶滋啊?」
神樂擦汗。
「散播美奶滋和大熱天有什麼關係啊!?還有我根本就沒有散播美奶滋啊啊啊!」

.為什麼我要在這裡聽多串的吐槽啊啊嚕!?

「支那,你幹嘛一副鬱悶的樣子啊?排卵……
沖田還沒說完,就被神樂踹到一邊的電線杆旁。

「都是因為你! 害阿銀生氣了啊嚕!」
「啊?老闆生氣了?」

因為實在很不想被他們波及,所以土方早就閃的遠遠的去吃他的美奶滋蓋飯。

「支那,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啊?你的忌日嗎?」神樂不屑的回答。
...是父親節。」沖田無奈
「那又是什麼日子,是你的忌日嗎?」 即使沒有傘,神樂還是照樣進入了備戰狀態。

「是世上所有爸爸都會很開心的日子。」

「啊?」神樂完全搞不懂他的重點是什麼.
「可是你卻惹老闆生氣了。真不應該啊。」
「阿銀又不是我爸比!」
「他算是你地球上的爸爸。」
「你怎麼知道啊嚕!?」
「就是知道,反正你惹老闆生氣了,就是在父親節惹你地球上的爸爸生氣了。」

「那還不是你害的啊嚕!誰叫你那時候要去吃什麼冰棒啊嚕!」
「那是誰一口氣就吃了5支的啊?是誰啊?啊?」
沖田毫不保留的調侃。
……吵死了,虐待狂!」想想自己好像真的有錯……

……可是阿銀都已經生氣了,現在說這個也沒用啊嚕。」
「那就讓他開心就好了啊,已經退化到連這點都要我教妳啦?支那。」沖田微笑。
「啊……?」






阿銀,你怎麼了?肚子還在不舒服嗎?」也不想想自己就是罪魁禍首,阿妙安慰著。
…… 我沒事,恩?神樂呢?出去了嗎?傘也沒帶。」
「啊……剛剛好像出去了呢,最近神樂她好像常常出去呢。」
「八成又是跑出去找沖田那小子打架了吧。」阿銀無力。
「阿銀你擔心嗎?」
也不是,只是有一種女兒交了男朋友之後就不會跟爸爸撒嬌了的感覺。」越說越無力。
「阿銀也有這樣的一面呢。」阿妙輕笑兩聲。
「喂喂,你笑什麼啊?你還不是擔心新八眼鏡擔心的要命。」
(新八:你就不能省略那個眼鏡嗎!)

「是、 是,我們半斤八兩。」輕輕依上阿銀的肩。
……」總是這樣半安撫半玩笑,唉。






不對不對!阿銀喜歡的是巧克力波奇棒啦!不是百吉棒棒冰啊嚕!」
「啊?可是巧克力波奇棒賣完了啊。」
「去下一家超商嘛,不是距離這裡才2公里嗎?」
「喂,你以為走2公里只是像打字打個"2"一樣那麼簡單嗎?」

「快點走啦,太陽快下山了啊嚕。」神樂拖著沖田走出超商。
「喂,支那等事情結束後。我可要拿到我應得的獎賞。」沖田在神樂耳邊細語。
「你幹什麼啦!」神樂捂起被熱氣呼紅的耳朵。
「沒什麼。」 笑了笑。





已經7點了耶,那小ㄚ頭怎麼回不回家啊?
該不會是跟沖田那小子回真選組了吧?
喂喂喂!爸爸我可不允許奉子成婚啊!

「你是在碎碎唸什麼啊?」眼鏡難得有正常的發言。
「等你當了爸爸之後就會懂了,眼鏡八。」阿銀拍著新八的肩膀。
「你是按怎啊啊啊啊!?」完全搞不懂阿銀在說什麼的眼鏡新八,只能用吐槽混過去。

「我回來了。」 熟悉的聲音,主人當然是神樂。

啊,那ㄚ頭終於回來……
一回頭,看見神樂和沖田並排站在一起。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就是傳說中的帶男朋友回來見父母嗎!?
恩?你們幹嘛一副很親密的樣子啊? (阿銀眼中)

「阿銀,父親節快樂!」
「恩?」阿銀還沉浸在自己的OS中,完全沒搞清楚狀況。
「父親節快樂啊嚕!」神樂把手中的3條巧克力波奇棒交給阿銀。
「啊今天是88……」看了看牆上的日期。
「嘻嘻,阿銀你不生氣了吧?」神樂天真的笑了。
……真是的。」摸摸神樂的頭。

有個女兒果然不錯。


「喲,太好了。老闆原諒妳了,支那。」總是在溫馨時刻插嘴,他絕對是這方面的高手。
……然後呢?」 神樂瞥了瞥沖田。
「然後?」 沖田招招手,示意要神樂走向門外。

「「恩?」」看著神樂和沖田走向門外,輕輕闔上門。

「好像不是一開始的那個小女孩了呢。」 阿銀笑了一聲,打開巧克力的包裝。
仔細想想,有什麼好擔心的?
果然天下的爸爸會禿頭都是因為想太多了。
頂多到時候被搞大肚子,再叫土方負責。
(土方:為什麼是我啊!)

巧克力就是會讓人忘掉一切煩惱。





叫我出來幹嘛啊嚕?」
「陪你東奔西走獎賞。」
唔。」的確,他是陪我走了 1小時多的路。而且還幫我付巧克力棒的錢

「好吧,分你3條醃昆布。」神樂伸向自己的口袋。
「不用。」
下一秒,感覺自己的臉頰在有些涼意的夜晚裡多了些溫熱。
「喂!虐待狂你偷親我。」原本雪白的肌膚,瞬時多了些紅潤。
「不對,是光明正大。」
………… 神樂馬上按住自己的臉頰。

「好了,我走了。太晚回去的話局長會擔心,啊……土方還活著嗎?」
揮揮手,就走了。不會說再見啊?神樂心想

「等一下。」等神樂注意到十,她已經不經意的出聲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搭上他的肩。抬起頭......
我不小心,不小心......
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 支那,妳這是偷襲嗎?」
「才不是咧啊嚕!」

向他扮了個鬼臉。

"我本來就不喜歡欠人東西,這只是回禮喔,只是有一點謝謝你今天陪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回家吧。

小溪/幾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